忍亂不是坑,是海

關於部落格
  • 1165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彈丸論破]超高校級的人狼3/1十一人團repo

感謝深殤揪團
中南部那麼多場活動,想不到第一次讓我下定決心坐車下去參加的會是桌遊,超高校級の人狼的魅力真可怕XD
這天一共打了8場,我參加了10玩家+1GM,殺人數3人的前5場。
可惜的是,始終沒抽到夢寐以求的那張身分卡……
這次的地點是方塔桌遊的2樓包廂(官網照片)
牆上破壞神暗黑四天王的畫超治癒的///

這次有播OST當BGM,非常有氣氛。
另外經過上次的經驗後所做的改變:
(1)製作數字卡,每人投票時從用手指投票對象改為亮號碼牌。
    本來只打算用在投票,實際玩的時候,出現好幾次在夜晚時間要占卜、襲擊其他玩家時,因為人太多看不清玩家手指的是誰,而以手比出數字來作確認的狀況,非常實用。
   不知道以後有沒有機會用到,但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也來印個17分數字卡。
(2)在poiuypoop (溜溜球)桑的提議下,修正了某些弱角的能力,讓每個角色都有機會好好發輝。
比如說,有特定對象的能力者,若該場遊戲沒出現對象角色,就可以在開場前指定另一個角色來當對象。


能力:可以搶奪「桑田怜恩」的投票權

能力:死亡的時候,可將持有的道具卡送給「十神白夜」

 
能力:「十神白夜」遭襲擊死亡時,全體男性捨棄1張道具卡。
依然懶得掃實體卡(毆)


能力:從牌堆抽一張卡,送給索妮亞


能力:自己或「貳大貓丸」遭到襲擊時,可捨棄1張道具卡,使襲擊無效。


能力:「九頭龍冬彥」遭襲擊時,可使襲擊無效。
 


石丸的能力從「延長3分鐘無休止議論」(跟道具卡G-SICK的效果一模一樣)
改為「無期限延長無休止議論,並可隨時喊停」

隨時喊停還好,但我覺得無期限延長太IMBA了絕望陣營要哭了啦XD


姊盾(?)的能力從「可以不參加學級裁判。但仍然在投票的犯人候選人名單之內」(意義不明...)
變更為「可以將自己從投票候選人名單中剔除。但最終日的學級裁判不能使用」


第一場,我抽到的角色是


能力:第3天以前クロ對其襲擊無效
喔喔,是期限一過就廢掉主角威能!
而身分卡是……
……好吧,至少有2天晚上不用擔心被自己人的クロ殺死,可以一邊扮白一邊想辦法贏得クロ的信任。

第0天晚上,GM叫起了兩個裏切者。10位玩家時,裏切者可能是1人也可能是2人。幸運地,我是有同伴的:

嗯我依然懶得掃實(ry

GM:「然後這位是這次的クロ。」


為什麼偏偏是這個大家都想吊的傢伙啊?!
有第一次學級裁判就因「罪名:葉隱康比呂」被吊死的預感。
而且同時是個クロ也會很想咬的顧人怨,如果一直沒受襲的話會不會很可疑呢……

第1天早上,公布前晚受害者:

馬上就開始自演啦!
 
多虧了葉隱是個顧人怨,而且也有單純想玩原作重現的可能,沒辦法特定兇手是哪位。我是故意懷疑了一下試玩版真兇的山田君,不過知道這點的人意外的不多?
……其實我也沒看過補完試玩版劇情的那篇漫畫(掩面)不過憑遊戲線索猜的兇手應該沒猜錯吧……?

推理材料不夠,小翔先自曝是Alter Ago,尋求其他人能力或道具的保護。
雖然Alter Ago防衛越嚴密對絕望陣營越不利,不過為了扮白,我還是拿出了正義機器人。

效果:於晚上時段選1個人來護衛。
 
結果,當晚的受害者是……

能力: 包含自己在內,女性角色被クロ襲擊的時候,可以捨棄2張道具卡,使此襲擊無效
小櫻是這場唯一有救援其他玩家能力的角色,同時裡面的人(?)還是有經驗的深殤,難怪很快就被針對了:'(
不過小櫻馬上就動用了自己的能力來自救,於是第1天晚上沒有死人,第2天中午沒有學級裁判。
大概是擔心妹盾(?)的能力「若身分卡是『シロ』,則勝利條件從『犯人死亡』變成『犯人勝利』。」會讓這場遊戲多一個潛藏叛徒,Alter Ego翔首先占的就是她。
第1晚被判出絕望,也沒法假裝自己是超高校級の絶望,她只好自稱是會被判定為絕望的モノミ。
我也順著她的話講下去,當她是怕被咬死所以不敢報名的モノミ。

到了晚上時間,葉隱宣告要使用他的角色能力:「占卜1個玩家是否為絶望病患者/モノミ」。
太好了!第1晚被占出的絕望陣營,不是クロ就是裏切者,葉隱自己是クロ,那麼一定能明白這位假モノミ是裏切者,或許也能注意到努力幫她說話的我也是同伴呢。

第2天晚上,又有人拿出正義機器人來護衛Alter Ego。而クロ攻擊的對象是:
這次真的無計可施,判定死亡啦:'(
不對不對,我是絕望陣營,應該要高興的。沒了安心安定的小櫻,接下來只要葉隱說謊聲稱這位モノミ是真貨,大家對Alter Ego的防衛就會降低,比較好攻擊了!
結果葉隱老實說出盾子是假モノミ
WHY???
讓裏切者被吊,浪費處刑次數也是一種戰術,但不該選這天吧???
被葉隱爆出來之後我也沒辦法再為盾子說什麼了,就這樣吊死了盾子(妹)

懷著滿滿的疑惑跟不滿,又到了晚上時間。
雖然少了一位戰友,不過小櫻不在了,今晚應該可以……

又有人拿出了正義機器人(´・ω・`)
確實這是全部有6張的道具,數量算是多的,但我記得上次玩時沒出現得那麼頻繁啊?

第3天晚上,被襲擊的人是:

能力:被クロ襲擊的時候,可以捨棄1張道具卡,使襲擊無效
誰不好咬,偏偏選這個咬不死的(´・ω・`)
這天依然是沒死人、沒裁判。雖然沒有裁判就沒有被吊死的危險,可是Alter Ego占卜的人數越來越多,總有一天會占到葉隱跟我的,處境會越來越危險啊!
拜託今天晚上一定要咬成功……

正義機器人又來啦^q^
喂喂喂難不成6隻正義機器人全在玩家手牌中嗎……?

還是不能咬Alter Ego的第4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為什麼挑這時候自演Again啦?!
 
即使是這樣的葉隱,也是作好了準備才來自演的:
 

效果:此次襲擊無效

 
又一個沒死人沒裁判,但多了一個占卜結果的日子……
沒關係,這天總算沒人拿出正義機器人了!

第6天早上……

GM:「モノミ自爆死亡了」
原來這場真有モノミ啊?!
妹妹假モノミ姊姊真モノミ是什麼梗???
總之終於開始了睽違好幾天的學級裁判。
其實葉隱已經被占出為絕望了,不過大家還是擔心超高校級の絶望的可能性。
Alter Ego翔表示,她還有個可以自保,不過會害到人的道具,所以至少還活得過今天晚上,還能再占一個人。
此時全場只剩我跟山田一二三是沒被占過的灰單。大家討論後,決定先吊灰,待Alter Ego占過剩下的一人後,再看如何處置黑單的葉隱。
想著與其活下來被占出黑,還不如先被吊死浪費一個處刑數,於是以我的能力已經沒用了,還有我持有「水晶骷髏」等理由,想說服大家投給我。

效果:被處刑死亡後可以繼續參加討論
結果好像被誤認為超高校級の絶望了,大家吊死了山田。
仔細想想,我的做法是錯的。自己去死,留下山田的話,Alter Ego一占出山田是希望,馬上就知道葉隱是クロ了。我活下來反而還能試著假裝真凶,努力在最後一次裁判中保葉隱。
可是現在我害自己被誤認為超絕望,沒辦法用這招了……

第7天早上,GM宣布昨晚的被害者是:

為什麼是他?!
 
前一次被襲擊時用了一張卡;又拿了1張正義機器人給Alter Ego翔,現在的桑田赤手空拳,沒有自保能力。
不過坐在他左邊的Alter Ego翔,將自己說過的那張「可以自保但會害人」的卡給了桑田:

效果:遭クロ襲擊時,讓右手邊的玩家代替受襲

 
於是被害者變更成桑田右手邊的玩家。而這位倒楣的玩家正是:

第一次看到自爆死的クロ^q^

 
問了後才知道,這位クロ有注意到我是裏切者,但對遊戲不熟,沒注意到假モノミ盾子是同伴,也忘了左右手邊的玩家可送卡片的規則……
會去咬死不了的桑田,大概也是忘了桑田的角色能力吧?


第二場跟上次一樣,在換我當GM的同時,角色卡也全換成二代角
大家這次很早就訂出了方針:「沒抽到正義機器人的話馬上換牌就對了!」
又是機器人海戰術啊XD

第0天晚上,發生了跟上一場類似的場景:
GM:「裏切者、裏切者同學請起床!」

這次的裏切者只有1個人
GM:「我現在指的人,是這次的クロ。」



 
第0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於是貳大進化成了機器貳大馬上Alter Ego CO尋求保護。很主角的日向也拿出了正義機器人來……真的要再來一次機器人海戰術啊你們?!
 
第1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但她本身有「希望的碎片」,擋下了這次襲擊。
話說她的位置在狛枝左手邊耶,才剛經歷過葉隱的自爆,狛枝竟然還敢咬左手邊的人,真是相信自己的幸運XD
不過這個幸運用掉後下個不幸馬上就來了,Alter Ego貳大昨晚占了狛枝,知道他是絕望陣營。
(゚∀゚)「那就只能吊啦!」

第2天晚上,十神使用了「某人的畢業相簿」

效果:占卜某人是否為裏切者
狛枝沒打算給他說出占卜結果的機會,當晚就咬了他。
即使如此,第一次學級裁判,大家還是乾脆的投了狛枝,希望陣營馬上得到了勝利XD

澪田裡面的人(?)和緒表示:看到クロ是狛枝,就知道這場輸定了。

第三場依然是我擔任GM,……怪了,明明是這天第一次出現對抗占,但對這場的印象就是特別淺,雖然能看黑白熊筆記打出大概的流程,但想不起推理過程orz

連要解讀自己的筆記也非常費時費力(掩面)

這場開始角色卡改成一二代角色混合大洗牌,馬上就出現了兩個場上沒有對應角色的人。


能力:從牌堆抽一張卡,送給索妮亞
將對象改為霧切



能力:自己或「貳大貓丸」遭到襲擊時,可捨棄1張道具卡,使襲擊無效
將對象改為石丸

都是第一次看到的新CP呢。

這狀況下還能連兩場抽到七海的飄靈懷疑這是自己的日向吊飾引發的效果。
不過身分卡就不一樣了。上一場是モノミ,這一場是裏切者……都是很辛苦的身分呢。
而且クロ第0天就咬了自己人七海XD

第1天中午,不二咲跟石丸同時Alter Ego CO。在說服大家時,不二咲一直強調自己是不二咲,最適合當Alter Ego……等等這反而沒說服力啊XD
不過大和田還是拿出正義機器人保護不二咲。

第1天晚上,真Alter Ego不二咲同時拿「某人的畢業相簿」跟身分能力占卜對抗占的石丸。

效果:占卜某人是否為裏切者
 
畢業相簿占出的結果為「X」,而判定希望方或絕望方的結果為「希望」……
不二咲這時應該已經可以知道石丸的真實身分了,不過要把這個情報分享給大家,還得讓大家相信自己是真占才行。

同一個晚上,霧切使用了「無聲電話」。

效果:占卜某人是否為シロ
霧切占的對象是石丸。老實說這沒什麼意義。理論上不會有シロ假扮Alter Ego的,無論石丸是真Alter Ego還是絕望陣營假扮的,無聲電話得出來的結果一定都是「╳」。
而且使用占卜系道具的動作也會引起クロ的警戒,在不能咬不二咲的狀況下,第1天晚上理所當然就咬霧切了。

能力:在第4天以後才能使用。可占某人為希望還是絕望。
真可惜,還沒能使用能力就……

左右田更是超難過的。
即使賽蕾絲用上「G-Sick」來延長學級裁判的無休止議論時間,還是找不出可能的クロ,只好隨機吊灰。
於是等同沒有能力的左右田就追隨霧切而去了(合掌)

第2天晚上,Alter Ego準準的占出這場的クロ賽蕾絲為絕望。而當晚的受害者是……
身為絕望陣營的七海,對霧切見死不救,但看同伴被同伴咬就不能不出手了。
於是七海同時使用了能力跟道具:

能力:將襲擊對象改成自己

效果:此次襲擊無效

 
又是沒屍體沒裁判的一天,不過裏切者們應該是捏了一把冷汗吧。

這次有好好的看著簡易規則卡,沒再發生晚上漏東漏西的狀況,但還是遇上了一回忘了在討論開始前詢問大家是否使用能力或道具的錯,讓本來想用能力的大和田沒得用。

能力:可以看1個人的道具卡。並能拿自己的卡跟其交換一張
只好自訂個補償措施,讓他使用之後,再給15秒時間看看要不要公布自己看到的道具。

第3天晚上,小泉拿出「黃金槍」保護自己,Alter Ego也占了她。

效果:於晚上時段護衛自己
然後這晚的受害者是……

為什麼那麼堅持啊?!
七海已經把保護人的手段用盡,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窩裡反。
而且這場學級裁判吊了前晚被占出絕望的賽蕾絲,希望陣營勝利。

筆記的時候只記了真占的對象與結果,但沒有紀錄假占的占卜結果跟非占卜系道具。有好好記錄的話應該能比較清楚クロ是從何時露出馬腳的吧。

第4場,將GM交棒給深殤,再次下場玩了/


一抽就抽到my angel

這場又有3個角色沒有能力對象:


能力:可以搶奪「桑田怜恩」的投票權
將對象改為十神



能力:自己或「貳大貓丸」遭到襲擊時,可捨棄1張道具卡,使襲擊無效
將對象改為石丸



能力:「九頭龍冬彥」遭襲擊時,可使襲擊無效
將對象改為石丸

天啊讓我那麼爽真的沒關係嗎XD
結果一抽身分


……爽過頭的報應也來得太快了吧……
雖然我有裏切者同伴,不過他的角色是

希望不會被舞園俵到……
第0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能力:第3天以前クロ對其襲擊無效
 (#゚Д゚)「說!你為什麼要自演!!」
因為能力的關係,第0天攻擊他,別說死亡了,連道具都不會掉。明知無效還要襲擊他,真的很有クロ自演的感覺。

除了「大家都想吊狛枝」以外沒有其他情報的第1天,舞園Alter Ego CO,得到了正義機器人的保護。
本來覺得Alter Ego在有占卜結果以後CO就好,反正第1天クロ也沒特定目標,要那麼準的襲擊到Alter Ego很難。不過這次的Alter Ego們都選擇從第1天開始就有保障的戰術呢。
……果然是正義機器人太多了。
而且還是剋十神的角色,很棘手啊……
 
第1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能力:「十神白夜」遭襲擊死亡時,全體男性捨棄1張道具卡。
不過小翔持有「希望的碎片」,這天沒屍體、沒裁判。

本來很希望可以朝總之吊狛枝的方向發展的,可惜Alter Ego第1晚就占出他是希望。無論真實身分是シロ還是超高校級の絶望,都不能吊他。
只好想辦法給其他人蓋黑鍋。因為小翔有剋全體男性的能力,所以朝クロ是男性的方向去想如何呢?
於是大家開始盯著十神看。
為什麼啦XD小翔的能力是十神死亡才發動,十神本人根本不怕她啊XDD

第2天晚上,被襲擊的仍然是小翔。
雖然沒有能救活的道具,但右邊鄰居給了她「萬力」,將クロ的行動封印一晚。

效果:持有者遭クロ襲擊死亡的下一個晚上,クロ無法襲擊任何人。

 
前一天晚上,被懷疑對小翔由愛生恨(?)的十神被Alter Ego占為絕望。雖然他モノミCO,但戰刃姊馬上跳出來對抗CO。
大家很快的跟信,吊了十神這位目前唯一的黑單。

其實這次的クロ是終里。
為了扮白,故意咬我再發動能力來讓襲擊無效也是有可能的。
不過還是想提醒她我是同伴啊……該怎麼做呢?
對了,雖然一直覺得假占很難扮,但我這次的狀況很適合用這個戰術呢。
終里跟佩子說要保我,所以我很有理由先占她們。總之想辦法活過兩天,說這2人都是希望。
即使後來身分被揭穿,也有機會誣賴佩子才是クロ。

但當我想通時已經是第3天晚上了,完全錯過了Alter EgoCO的時機^q^
而且沒有受害者的這天晚上,我被Alter Ego占出了絕望……
正在為自己太晚想到戰術悔恨時被宣告為絕望,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想提醒クロ先攻擊這晚開始能用占卜能力的霧切時,3分鐘討論時間已經到了。
總之先開道具攻擊聲稱自己還持有自保手段的Alter Ego吧。

效果:打掉1個玩家的1張道具卡
可惜要捨棄的卡片是由對象自己選擇的,在Alter Ego有2張卡的狀況下沒能打掉目標的那張卡。
不過用Alter Ball打Alter Ego有種莫名的快感呢。
 
第5天早上,公佈前一晚的被害者:

GM:「モノミ自爆死亡了」
怎麼又是妳啊殘姊?!(見第一場)
不妙,雖然有確實多1個殺人數,但Alter Ego跟霧切都有成功占卜,而且Alter Ego占的好像就是終里……!!

「使用能力,直接終止無休止議論!」
我很明顯是絕望方了,這天應該會投我吧?但我終止無休止議論的時間點會不會太露骨了,讓大家懷疑終里呢?而且打斷無休止議論這樣的舉動又很像高校級の絶望,可能有人不敢投我……那就把剩下的一張道具卡也用一用吧!

效果:得到2票投票權
加上2張自投票,終於成功讓自己處刑了。
不過這下兩個裏切者都不在了,場上的絕望陣營只剩クロ一個人,而且已知這場沒有高校級の絶望,那麼被判出絕望的終里一定活不過下一場裁判的……!!
為什麼我老是急著想讓自己去死,沒想到幫助クロ到最後呢orz
 
第6天,遭到襲擊的是Alter Ego舞園,七海發動了能力代替受襲死亡。
Alter Ego馬上報說第4晚占出終里為絕望。2個裏切者跟モノミ已死,可知這場沒有高校級の絶望,僅花了十幾秒就決定吊終里,希望陣營得到勝利。

第5場,我抽到的角色是:


能力:可以在其他人使用道具卡時,使其無效

已經買了對號座車票,算算時間這是最後一場了,就算不是夢寐以求的シロ,也希望是希望陣營……


就不能讓我玩一次其他身分嗎:'(

這次的クロ是姊盾……裡面的人(?)是第一場又害死自己人又自爆死的クロ幽靈啊orz

第0天大和田被襲擊。尚未有任何線索的第1天早上……


「Alter Ego Coming Out!!」
喔,溜溜球桑當Alter Ego嗎,會是個棘手的對手呢……

「Alter Ego CO!」
咦?

「フハハハ!俺様こそ真のアルターエゴだ!」
突然就開始了三占鬥法大賽

田中是我的裏切者同伴,想著總之要讓クロ知道我跟田中是一掛的,拿出正義機器人保護他。
剩下的兩人應該是一個真Alter Ego一個超高校級の絶望。但盾子的狀況比較特殊,也可能是抽到シロ而成了潛在裏切者。
 

「嗚噗噗噗噗!我是真的Alter Ego啦!你看我的角色多適合!」

「嗨得太可疑?我只是難得抽到Alter Ego太開心了啦!」
 
(# ゚Д゚)這傢伙比田中還煩啊!
感情上非常希望第一次投票就能吊死她,但理智上知道她可能是我們的同伴,也可能是不能吊的超高校級の絶望,不能輕易出手。
還好,大和田用了「無聲電話」。

效果:占卜某人是否為シロ
 
這狀況下他應該會占盾子吧?那麼至少可以知道盾子是不是同伴了!

第2天早上,公布前晚的受害者:

……想想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本覺得很可惜沒能趁機知道盾子的身分,後來看了黑白熊筆記才知道他那時占的不是盾子而是花村……為什麼啊大和田??

很不妙的,3個Alter Ego中有2個指稱姊盾(?)是絕望,使得姊盾不得不在第一天就使用出能力:

能力:將自己從投票候選人名單中剔除
 
不能投姊盾的情況下,大家乾脆投占,吊死了花村。

GM:「Alter Ego死亡了」
第一場就吊到真占有沒有那麼準www
這下絕望陣營的我們就輕鬆多了w

第2天晚上,被襲擊的是:

能力:第3天以前クロ對其襲擊無效
嗯,不明白。
雖然現在是不用擔心多拖一天就多一個人被占了,可是襲擊死不了的苗木究竟是……?
總之就順著這個機會提出「苗木是クロ,第一天先襲擊使用了占卜系道具的大和田,第二天再趁能力有用時自演」這樣的看法。

另外裏切者同伴也有了動作,發動能力:

能力:看4個人的道具卡
 
想到MAD中提過,裏切者利用能力看クロ的道具後,向大家謊報自己看到的道具,藉此向クロ打pass說自己是同伴的方法,於是叫他既然要用能力就看看姊盾的牌。
可惜他沒明白我的意思,雖然聽話看了姊盾的牌,卻完全沒公開自己看到的東西。
倒是有人懷疑起他是不是正在尋找自家裏切者的クロ。
大概是想順著這推理假裝成クロ讓自己被吊,田中用完能力後,晚上還用了道具「某人的畢業相簿」。

效果:占卜某人是否為裏切者
好,那我也先放下苗木クロ這條線,走田中クロ線吧。
結果,第3天晚上的被害者是:
 
還以為我一下誣賴苗木、一下誣賴田中,クロ會注意到我是裏切者的orz
前一天被我誣陷的苗木很好人的給了我一張卡,不過讓我在自己的卡跟苗木的禮物中猶豫了很久。
 

效果:被襲擊死亡後可以繼續參加討論

效果:死亡當日的學級裁判可以投票

 
最後還是在幽靈發言與遺言票中選了前者,於學級裁判中繼續支持田中クロ的論點,這場學級裁判也確實的吊了田中。
兩個裏切者都不在了,但還有妹盾這個可能是同伴的,希望他能好好幫助クロ了。

可是第4天晚上的被害者是:

為什麼啊?!
 
就那麼肯定她不是同伴嗎??
這時,罪木發動了能力:

能力:有人遭襲擊死亡時,可以看該角色的身分卡
驗屍結果:シロ
我就說嘛!!
再怎麼說シロ都有5張,抽到シロ的機率絕對比超高校級の絶望來得高吧?
……雖然我怎麼抽就是抽不到orz

本來的打算是田中死後繼續進行苗木真凶線,不過我前一晚犯了錯,以為自己是死人就忘了閉眼睛,所以這天的討論無法參加(掩面)
單打獨鬥的クロ就這麼被吊了,希望陣營勝利。

也許是因為這場經驗者比較多加上絕望陣營有我這個一直犯錯的裏切者吧,一直是希望陣營獲勝真無趣,2月讓絕望贏爽爽的那團簡直像作夢一樣XD
聽說我離開之後的3場,有出現絕望勝利跟超高校級の絶望的勝利,就等其他人的repo了/

立繪來源: Dangan Ronpa Wiki / DANGAN DATABAS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